顾霖- _脑洞大开_的一些关于_大老龄_的介入视角

“ 脑洞大开 ” 的一些关于 “ 大老龄 ” 的介入视角

养老的立体格局:年老需求配比的多纬模型

上海老年学学会青年学者顾霖

一、 “ 全年龄群 ” 视角介入

《老年人权益保护法》总则中第二条:“本法所称老年人是指六十周岁以上的公民”。“老年人”定义从 60 岁开始,现实情况下,我们介入养老服务以“60”为一个基线,但是我们时常发现,人的社会属性在社会情景中体现出交往和互动,同时“年老”也是一个渐进的发展过程,如由于某些疾病未能在中年时期及时治疗,导致年老时生理上出现恶化,影响老年生活;又如长期忙于工作忽视家庭夫妻情感营造,导致退休后需要重新认识、适应对方,难以协调时导致生活矛盾,影响老年生活;又如城市生活老人承担着协助子女照看孙辈的繁重劳动等。由此得出,单从“老年”视角介入“养老”具有现实性,但缺乏系统性,“全年龄群”视角包括两个含义:1、养老体系建设不应仅停留于老年人自我,而应该围绕“家庭”为中心,以家庭需求出发缓解老年人晚年生活压力;2、养老不应该仅停留在“年老”本身,而应该更早介入或预防,如 50-60 岁之间,预防年老期间生活危机远比“靶向性”的治疗节约。

二、 “ 双向关联 ” 视角介入

养老“9073”数字格局说明,以上海“9073”为例,90%老年人选择居家养老、7%通过社区来支持养老,3%选择机构养老,但此种格局是一个“时间节点”上的社会横抛断面的切片分析。按照此种方式,宏观总体上均能保持格局大体不变,从而给予政府政策制定参考。但此种格局也有不足,在中观领域,三种养老方式所涵盖的服务对象,不是不变的,甚至是每个时刻都会发生改变,这种“90”到“7”到“3”的线性发展多数是不可逆的,“双向关联”的视角依据“组织结构”理论,通过“7”的社区形成“驱动力”,建立服务闭环,缓解刚性养老压力。由此得出,双向关联视角以“7”为切口,向左支持居家养老保持“90”的活力,向右支持机构养老缓解“3”的压力。

如何搭建有效的社区居家养老支持平台,改变单向线性发展脉络,必须改变“宽进严出”的中枢服务为“严进宽出”,把一切涉老的社区实体、服务、产品用“评估的体系”来分捡需求;要包容一切来参与社区养老的意愿,真正夯实中枢平台,统筹调配各类资源。

三、 立体需求 视角介入

需求调研往往形成百分比来说明某种需求有介入可能性,或者以社区地图为参考,设置某种养老服务设施来回应,这种以平面分析需求的视角有科学性,但存在瑕疵,会产生服务和需求不匹配。

平面需求格局会产生三类问题:

1、需求的层级划分略显“粗暴”,由于公共服务资源稀缺性,导

致社会政策和服务倾向性,例如一般性需求会不在介入计划内;2、无法体现调研需求以外其他需求,无法在在系统内的呈现,更

无法明确其位置所诠释的“紧张程度”;

3、容易形成“头痛医头、脚疼医脚”片面养老服务倾向,无法从

中观角度思考基层政府养老体系建设中的主导作用。

需要次要一般

聚集层


90

80

75

70

聚集层

65

60

立 体养老纵向思考

立体养老横向思考

“紧张程度圈”

“年龄变量引入”


立体需求格局:根据养老需求调研“紧张程度”分析最需要解决几类需求,依据以人为中心,向外延伸需求表,最里侧为最需要,外侧依此减少紧张度。后,引入年龄自变量后,调研数据会产生分层空间,各需求因素根据年龄划分会出现在一个聚集层,而聚集层的出现就需要政府通过社会政策和立法来解决聚集性养老需求,未聚集的层级需要通过平台手段,鼓励市场解决和社会组织服务。(备注:自变量可更换)

立体式格局主要解决:什么情况下,政府需要通过制定社会政策和立法来改善养老服务

体系,除此以外政府通过搭建平台,引导市场参与手段、采购社会组织服务手段间接介入养

老体系。介入前提需要满足两个条件:1、至少一种自变量引入后形成“聚集层”(如年龄、

收入、健康状况);2、形成一个介入百分比(根据财政状况)与当地基层政府管辖区域内

老年人口数量。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北京市海淀区曜阳养老服务中心

邮箱:

zg.yaoyang@zgyaoyang.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建材城翡丽铂庭一区1号

扫一扫 关注我们